Shirely_翊

少年回头望 笑我还不快跟上☀
文画都有 不定期更新🌟

【信兽】

香港场结束&湾湾同性恋合法的小随笔
(从昨天写到今天( ´・ᴗ・` )小虐喔

演唱会已经结束了。大家都打算抓紧时间在香港再玩一下,各自带着家属们去一些非热门景点好好放松一番。只剩下出门最最冒险的陈信宏。
“阿信,我们走了。”温尚翊临走前敲敲门,“明天广州见。”没有回应。温尚翊在门前站了许久,直到收拾好行李的阿沚走来,说“走吧。”才点点头,离开了。
陈信宏呆站在门的另一侧,直到听到远去的脚步声和拉动的行李箱声,才轻轻叹了口气。阿翊,你知道吗,我后悔了。
如果当初我能够再坚持的久一点,爱你再用力一点,是不是,你就不会那么痛苦,流那么多泪?是不是,你就不会和她在一起?是不是,我们就能有白头到老的机会?

可是当初许下的诺言,有一个,就是要看着你幸福。我不想,也没有资格再把你困在身边。
那些我细细记下的你的不良习惯,在她的帮助下,你都改掉了。挺好的,至少你有变健康。
那年我在你手背上画下的小怪兽,那年我写下的“让我照顾你”,那天你全都给了她。我还没有等到为你戴上那对在日本早就买好的对戒,你就离开我了。挺好的,至少没有让它们也成为失信的承诺。
我想要再触碰你,可是我知道你已经不再属于我。没关系,至少,我们还并肩。

疼痛都给我,微笑,给你。
阿翊,同性恋合法了,我们也确确实实不再是当年的我们了。只是,每句为你而写的话,我都虔诚背诵。如果你回头看,我永远都站在你身后。

你一定一定要,更幸福丰盛。
明天见。

【信兽】救赎

-10-
蔡升晏站在刘谚明家门口很久,却迟迟没有敲门。
这次没有打招呼就离家出走这么久,而且马上又要离开。这家伙脑筋又这么直…干,要怎么解释喔。
犹豫再犹豫,蔡升晏躲到楼梯间,拨通了屋里人的电话。
“…喂?”对方迟迟没有讲话,蔡升晏有点不知所措,“没有给你打招呼就回血族抱歉啦…然后过段时间还要回去办些事情……时间不会太短,也比较危险。如果…你不愿意等了,就找个人类结婚吧。”还是沉默,蔡升晏跺了跺脚。“刘谚明你他妈哑巴吗讲话啊?”“找到你了。”背后传来的声音让蔡升晏僵住。转过身,那张熟悉的脸已满是泪水。三两步走上来搂住他。
“回来吧。我等你回来。”


陈信宏很少会睡觉,这对血族来说是一种没有意义的事情。但是身旁有温尚翊,他忽然觉得同床共枕是一件很温馨的事情。
借着窗外月光,看着温尚翊垂下的睫毛,额间的乱发,和露出被子纤细的手臂,陈信宏只想拥他入怀。
阳光一点一点漫出地平线。

床头忘记关掉的闹钟响起,温尚翊猛然惊醒,正对上直勾勾盯着自己看的陈信宏。“醒了?再睡一会儿吧…还早。”对方脸色也有些不自然。暗骂一句夭寿,温尚翊索性不睡了,套上棉服准备去买菜——既然有财神爷进驻,那可得吃点好的。“我出去买菜了,你能见阳光吗?要不要一起?”总觉得丢下他在家不会省心。
“阳光我没问题的,因为我是血族少有的日行者。”陈信宏勾勾嘴角,“如果阿翊希望我陪你,我很乐意。”
这家伙到底在得意什么啊?而且一个晚上就叫这么亲密真的没有问题吗?但转念一想明明是自己先叫了那句阿信,好像又有点理亏。“爱来不来。”温尚翊丢下一记白眼走出家门。
“来了来了!等我一下啦!”背后传来陈信宏手忙脚乱穿鞋的声音,温尚翊竟然心情还蛮好。虽然这家伙是带来很多麻烦,但是…还蛮有趣的不是吗?


————————————————
是了很短小(´;ω;`)"最近忙到飞起 还请大家原谅…补偿就是 这部文 我打算试试开车ԅ(≖‿≖ԅ)等我☆⌒(>。≪)"

【信兽】救赎

-9-
望着家中的狼藉,温尚翊不免很头痛。然而陈信宏也不可能让一切直接恢复原状,一起收拾到了半夜。好在第二天是周日,不会有什么急事要早起。
之前的泡面已经没法吃了,温尚翊的肚子开始抗议,可是翻遍家也找不到一点食物了。“阿信?我出下门去便利店买点吃的,今晚没吃到饭。”对着正帮忙拖地的陈信宏,温尚翊讲完话又有点后悔不应该叫的这么亲密,不过好在对方点点头,似乎是接受了这个称呼。
听到关门的声音后,陈信宏有点出神。
阿信这个称呼,隔了十年,终于能再听你讲出来。
真好。

温尚翊有点犹豫要不要给陈信宏也买点饭,毕竟如果就自己一个人吃还真是蛮尴尬的。可是吸血鬼真的会吃人类的食物吗?站在货架前很久温尚翊还是选择买下来陈信宏那份牛肉面(依然是泡面啦XD)。如果他不吃就归我好了,温尚翊这样想。
付完钱走在回家的路上,温尚翊突然意识到把一个大活人(鬼)养在家里一定会增加开销的——小说里好像吸血鬼都是名酒名衣配的诶,好像还喜欢来个玫瑰花浴?不行,有机会必须要敲诈这个家伙一笔借宿费!

“我买了面,你要吃吗?”“我记得你以前上学都会自己煮饭,为什么现在吃这么不健康?”陈信宏皱了皱眉。“普通人类也很忙很辛苦的,哪有时间!”温尚翊有点不爽,好心买了面还要被指责也太冤了吧!不过立刻意识到,“诶我上学的时候就认识你?”“嗯。而且我刚看到垃圾箱有很多泡面袋。”对方似乎不想多说。不过想到自己已经一周没有清理过的垃圾箱温尚翊又有点惭愧:“啊我最近太忙了,以后自己做……不过你要洗碗而且要付伙食费!”“好。”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这家伙在憋笑。温尚翊瞪了他一眼去泡面。
阿翊,十年不见,还是那个暴力又可爱的你啊。看着煮面的温尚翊的身影,陈信宏眼睛眯起,只可惜当年练团时偷偷送给我的便当现在要收费了。
没关系,我等你重新爱上我。

终于能睡觉了,温尚翊用厚厚的冬被卷起自己,很快就睡着了。
陈信宏不由分说躺在他旁边。其实有点挤,但温尚翊太困了没有力气计较这些。而陈信宏也乐得如此。
俯身轻轻吻了吻熟睡人的眼角。
晚安。

———————————————
开始同居生活辣⁽⁽ଘ( ˊᵕˋ )ଓ⁾⁾
我们翊什么时候动心咧?
就不告诉你ԅ(≖‿≖ԅ)

【信兽】救赎

-8-
暗叫不好,蔡升晏立刻丢掉温尚翊的手舔舔嘴角。“陈信宏,麻烦你搞清楚是他自己送上门来的!”嘴上还是要硬气,“从大长老那救他一命,吸他点血,明明是我亏!”“看来要好好补偿你了?那好,我看你可以去我专享的血棺里闭关个十年八年,说不定神也会选你做个继承人。”“不用了不用了,你们好好叙旧吧,我去找刘谚明!”自知理亏,蔡升晏还是走为上计。

温尚翊无言。他并不想搀和到这些复杂的关系中去,可事与愿违,他好像没法逃避。
“温尚翊,很抱歉又要拖你下水了。”陈信宏从漫天飞雪中现出身形,“虽然你有一部分记忆被封印,但我想你应该对我有印象。”

待温尚翊看清他的脸时,才认出他便是那个车站遇到的黑衣人。
“如果你也想要我的血,何必这样大费周章。”温尚翊皱眉。
“要是真有这么简单就好了,”陈信宏无奈的笑了一下,“现在你需要知道有很多血族贵族想要把你变成皇室的血奴,因为有位预言家说你的血液与修罗神共生。但事实上我是修罗神的继承者,我相信不需要你的祭祀也能成神。成神以后,你便不会再被血族惦记了。”
“大长老应该已经走了。你的生活照旧,我会和蔡升晏确保你的安全。如果方便的话……我希望能住在你家。有危险的时候,救你会比较方便。那个血笛,这样的神器,除了你我,是没人能够使用的,有很多特殊功能,算是给你带来危险的补偿。”

“住我家没什么关系,如果你不嫌乱的话。不过我很好奇我过去的记忆,你能让我恢复吗?”看着陈信宏有点严肃的神情,他只好加一句“如果不方便就算了……”温尚翊突然想起什么。
“我觉得现在你记起来这些东西没有什么好处。希望你能……等一等。以后我会让你知道的。”陈信宏沉默了一会儿才这样讲。
有点疑惑,但温尚翊还是点了点头。

“回家吧。”温尚翊转身。
陈信宏愣了许久,才弯弯嘴角。
“好。”

——————————————————
陈先生终于自我推销成功ฅ•̀∀•́ฅ
后面就会有多点的戏份啦哈哈哈

【信兽】救赎

-7-
陈信宏踏在极薄的冰面上,等待着什么。
四周太静了,似乎这场等待永远没有尽头。直到,一个身影缓缓从湖底现出。
“温尚翊,回来吧。”


温尚翊再怎么不在状态,也意识到这大概是想要自己命的吸血鬼,抬头看蔡升晏一脸狰狞,心底一沉。这人,他怕是打不过。
蔡升晏站起身,很快恢复了平静,摇摇头:“大长老如果不愿意被王处决的话,最好赶紧藏好你那点心思,你应该知道王看你很不顺眼。”
“那就赶在他动我之前享用掉你吧。”那男子缓缓走近温尚翊,指尖轻轻划过温尚翊的耳朵,冰冷带来的微微的刺痛感让温尚翊打了个激灵,“你的血液有多么美味,应该是每个血族都想要了解的事情。”尽管非常想揍一顿以前这个恶心的家伙,在实力差距如此大的情况下温尚翊还是选择躺平装死。
“看来,大长老比较喜欢以武致胜。”蔡升晏似是用了什么密术,本就是中长的头发瞬间长过了肩,眼底也涌出一片血色,闪身将拳头挥向那男子。
“蔡升晏,你的天赋怕是浪费了。”对方叹了口气,“你我本来可以做盟友的,但想三番两次与我作对,也最好先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毫不费力地接下拳头,瞬间就压制住了蔡升晏身上流窜的不安分的力量。蔡升晏眼底闪过一丝得逞的笑意,将什么渡入对方掌心,一瞬间大长老竟动掸不得。
蔡升晏闷哼一声,后退几步,只见手臂上满是爆破后的伤痕。直起身子,却突然发现这转眼的功夫温尚翊竟然从厨房里拿出几头蒜。“你们……”温尚翊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蔡升晏拍掉手中的蒜:“看屁啦,赶紧跑路啊!”

背着温尚翊冲出家门,蔡升晏一边哀叹自己天生是劳碌命一边摸了摸自己咕咕叫的肚子——是啦他很饿。“要不要喝点我的…不过你得保证我不会死掉。”温尚翊抿了抿唇。蔡升晏本来并不想接受,毕竟他也不想惹到陈信宏,但他已经很久没有喝到新鲜血液了诶……而且眼前的人可是整个血族都垂涎的美味。“好啦。”蔡升晏不客气的抓起温尚翊没有抓过蒜的手咬了下去。

“蔡升晏,你说,我这个王,是不是特别没有威慑力啊。”



———————————————————
嗨呀最近可太忙了文都长草了qwq
陈先生终于正经出场 希望宏厨不要打死我_(¦3」∠)我去努力撸文啦(来自每日四小时睡眠的本苦逼)

【信兽】救赎

-6-
雪越下越大。
温尚翊泡了一碗面,正准备再找罐啤酒喝,手机响起。是石锦航。
“怪兽哥,我把总部的档案翻了个底朝天,真的没有蔡升晏这个失踪案啊?这真的有点奇怪。”“我知道了,我最近遇到的事情确实是挺反常的,我再看看有什么线索吧。”“OK,你加油。”“嗯,谢了,拜。”
刚挂断电话,手机立刻再次响起。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喂?哪位?”按下接听键,心脏没来由的一紧。“温尚翊,我是蔡升晏,还记得我吗。如果方便的话,我可以去你家一下吗?有些事情要跟你说。我现在就在你家楼下。”“你,知道刘谚明,在找你吗?”温尚翊没头脑的回了一句,才反应过来,“你上来吧。”对方沉默了一会儿,才讲“嗯。”


蔡升晏身上已经薄薄铺了层雪,把室外冬日的寒气带进了这间屋子。
“好久不见。”温尚翊一边拿出啤酒一边回了他一个微笑,没说什么。“其实你不用给我准备什么,毕竟血族只喜欢人血——啊,我是说,刘谚明应该给你讲过些关于吸血鬼的话了吧?他讲的还算接近真相,我确实是一只你们人类口中的吸血鬼。”温尚翊拿着易拉罐的手顿了顿,还是把它丢到沙发上斜靠着的长发男子手中。“我是主人,让你喝就喝,哪来那么多废话。而且对学长可不是这样的态度。”“诶,学长,说起来,我的年龄比你大了不是一点半点哦……大概你是搞错了我们的辈分关系。”看着温尚翊有点错愕的表情,蔡升晏勾勾嘴角,“算了,不逗你了,不然陈信宏那个大魔王又要找我麻烦。”
陈信宏?听起来有些耳熟,温尚翊皱了皱眉。捕捉到对方眼底的疑惑,蔡升晏道:“有些事情,还不到告诉你的时候。我这次只是给你提个醒,你最近会比较危险,血族的一些老骨头不安分,想夺权,缺些合适的血引。你不幸被盯上了,很容易被干掉,所以给你这把笛子。吹响它,我或者陈信宏就会来救你。”他从手臂下挑起一抹红芒,变成了一支长笛,笛身血红,边缘有黑色金色的纹路纠缠着。“这是血族的传世之宝,只有被神选中的血液才能激活它,你便是这个幸运儿。大概这也是长老院不肯放过你的原因吧。”尖锐的指甲划破温尚翊的手指,将流下的鲜血滴入笛子的暗槽,那笛子便再次化为红芒注入到温尚翊的手臂之中。“危险时随着意念便可取出。”蔡升晏松了口气,“陈信宏这家伙竟然舍得把血笛送给你这样一个人类,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了。我的任务完成了,就不多待了。跟刘谚明说,不必找我,我该回来就会回来。如果他不愿意等,随便娶谁都无所谓。”眼神黯了黯,却立刻被冷淡覆盖。
“我最近遇到一些怪事,就是因为你们吧?”温尚翊确认蔡升晏并没有吸干自己血的意图后不打算放他走,“麻烦解释清楚我为什么会卷入你们什么血族的事情中,还有陈信宏是谁?你们要干什么?”“你这个无知的家伙,当初给我们带来多少麻烦,现在还来怨我们?”蔡升晏眼睛眯起,“我不想解释,你记不记得那些事情与我无关,当然,如果你想知道,到时候总会记起来的。”他抬脚欲出家门,却立刻脸色再变,转身扑过温尚翊翻滚到角落。一声巨响。
温尚翊刚刚站着的地方,地板已经被砸碎。无数碎片后方,一个中年男子饶有兴趣得舔了舔嘴唇:“唔,陈信宏的小跟班和陈信宏的小情人,这趟,不白来。”

【信兽】救赎

-5-
温尚翊醒来时,陈信宏已经走了。
弄不清楚自己究竟遇到了什么人,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来的。自暴自弃般地把头埋进被子里,心里升起一股无名火。最近很不正常。似乎是失去了某处记忆,可是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雪还在下着,慢慢将一夜月光星光洒下。圣诞夜,来临。

陈信宏站在风雪中许久,却没有雪花在他身上停留片刻。
面前是一片湖,已经结了冰,泛着银光。望着湖面,陈信宏想起与温尚翊分离的那一天。

那时的温尚翊,只有十七岁。陈信宏,却已经活了九十九年。满了百岁,他就要接任血族的王位了。是的,他生于皇室,也拥有整个血族中最纯净的血脉。九十九岁,王位继承者要亲自从人界带回三名血仆,为百岁祭礼。族中长老早已选定的,便是有个叫温尚翊的孩子的家庭。
九十九岁,于血族来说并不很长,只是一个小小的成人礼。在此之前,皇室是不允许亲自至人界动手捕猎的。陈信宏从出生便被寄予厚望,第一次捕猎,是决不许出现失误的。他从魔界踏入人界后,便要以最快速度带走这三人,却不可被其他人发现。
他以伪造档案作为新来的转校生,自然得和班长温尚翊混熟了。他本想不断找借口劝说温尚翊和家人进行一次旅行,再制造一次事故来蒙混人类的双眼,却对温尚翊的笑容着迷,再也说不出那样的话。长老院一日日催促他尽快回府,他只好打算直接带走三人。
就在他打算下手时,温尚翊对他告白了。电话里男生哑哑的声音,一字一句,敲击着他本该有一颗心脏的位置。若是以前的他,恐怕只会当那是一个笑话。可那时,他终究是不忍了。独自坐了三个夜晚,他终于打算放过这个家庭。
紧接着,是长老院的震怒,与失望。
他还没有真正强大起来,是不可能与那些活了上千年的长老们一较高下的。长老院派谴他的哥哥,将这三人带回——当初,若不是哥哥的血脉不够纯净,长老院恐怕也不会愿意支持他获得王位的继承权。
那一战,他输的很惨,温尚翊的父母也因此失了性命。但他还是保住了温尚翊,他以秘术抹去温尚翊脑中的那段记忆,并与长老院约定自己将修至修罗神,将血脉之力注入血笛来维持血族千年之兴盛。这是千年内历代皇族都不曾做到的事情,因为在百岁之后,五年时间内若得不到修罗神位的认可,那终生都不再有成神的机会。
他曾筋骨寸断,也差点走火入魔。终于,他在一百零三岁的那个圣诞夜,赢得了神位认可。此后便只需用无数鲜血为成神铺路。手上沾了多少无辜人类的血,他不在乎,心中只剩下对变强的渴望。转瞬间,十年过去,他已至半神,长老院也终于有人按耐不住夺政之心。成神之时,他必会极其脆弱,此时夺得他的血脉,恐怕是容易至极。
他不怕有人觊觎他的血脉,蔡升晏是自己的挚友,也是血族中颇有权势的人物,必能帮他压制住某几个贪心鬼。
只是,他近来是再也不得前进一步。神谕讲他被心结拖累,要想办法解开心结。
心结是温尚翊,他确定。可如何解?

【信兽】救赎

4.
温尚翊又打了个盹,醒来时离医院还有一站。
走到后门准备下车,无意间看到一起上车的男子正直勾勾地盯着他。狼狈得移开视线,温尚翊默念这一定是错觉,门一开就冲了出去。
今天意外的幸运,医院并没有很多人在排队。温尚翊很快拿到了挂号单。和医生交谈了一下,有轻微的压力过大引起的焦躁症状和神经敏感,问题不大,开了些药就离开了。走在街上,看着身边来来往往的情侣、家庭,温尚翊一点也不想回到那个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房子里。
就,放纵这一次。温尚翊默念。

随意选了一部好像蛮火的喜剧片,抱着一桶爆米花进了影院。在乎六号放映厅,可是温尚翊怎么也找不到位置。一个挂着工作证的瘦小男子迎面而来,看见呆立着的温尚翊:“先生是找不到六号厅了吧?位置比较偏……”一边说着,一边拍了一下他的肩。温尚翊立刻没了知觉。
那男子眸底一道冷光闪过,背起温尚翊向厕所走,然而还未迈出几步,就被人袭击了腹部。
正待他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想要骂出声时,抬眼认出了袭击自己的人,立刻闭紧了嘴。
“长老院现在手越来越长了啊?连已经即位的王都不放在眼里。”那人只是立在那里,便给人无形的压力,叫他动掸不得。“况且,我们早有约定,是什么想必你也清楚。带话给大长老,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他那点勾当,若再不知收敛,也休怪我不讲情面。人,我带走了。”将温尚翊抱在怀里,走出了这座商场。街上人流不小,看见这样一个穿着风衣的高个子男人怀里抱着一个昏睡过去的男人都有些匪夷所思。似是回头率有些过高,他皱了皱眉,只得加快了脚步。
温尚翊睡得有些沉,他感觉到自己被人抱着,却不知是不是梦,也无论如何都撑不起眼皮看看自己身在何处。就这样,被抱着走回了家,或许是嗅到自己房间熟悉的气息,温尚翊有些紧张的心情放松下来,彻底没了知觉。

将他放在床上,男子想要抚一抚温尚翊的面庞,却又意识到自己没有体温,或许会冰到温尚翊,只得给他掖好被角。
温尚翊,你还记得陈信宏吗?
那个,有点张狂又有点孤独的陈信宏?

【信兽】救赎

3.我终于起好名字了( ´・ᴗ・` )很久不更新拍谢啦ಠ~ಠ 过几天我一定一定会努力更新的!!!(来自一只高考狗的怨念)
————————————————
那人拿起盒子转过身来,拍了拍背对着他的温尚翊:“送你了。”
这人没事吧,抢着买东西,买完还送人?别是绑匪吧!被风一吹,稍微清醒些的温尚翊头也没回,拔腿就跑,“不用了不用了,我还有点事得走了!”
留下高个子男人站在原地。
胆子,还是这么小啊。他喃喃道。
“喂,陈信宏,说好的我帮你看看他就好了怎么还跑过来?你不知道现在有多少人在监视你吗?”卖东西的老婆婆有些怨气的对着高个子男人,“惹下麻烦,我可不帮你解决。”“我说了,出什么事都交给我。”抬眸的瞬间,身上的威压立现,“你先考虑好回到刘谚明身边的说辞吧。”此时,那老婆婆的模样瞬间变成了一个中长发男子——正是刘谚明他们在寻找的蔡升晏!

进家后脱下西装,温尚翊发觉冷汗已经浸湿了衬衫。
水逆果然诸事不顺!温尚翊一边想,一边把衣服丢进洗衣机。打开淋浴喷头,任水流浇过头顶,待水温从冰凉慢慢变热,心情才算是平缓下来。
明天是圣诞节诶,可惜,自己的年龄早就不适合过这样的节日了。温尚翊开始神游。不过明天是周六,除了蔡升晏也没什么需要加班的事情,先去医院看看心理医生比较有必要。想起医院挂号又要大排长龙,温尚翊就更心累了。
吹干头发,温尚翊难得在一点前上了床。不是很困,就翻过身望着窗外发呆。小区位于市区,在家就能直接看到远处商业街的车水马龙。外面不知何时已经装满了圣诞节的灯饰,感觉自己神经大条到一定程度了,如果不是今天,完全不知道这件事。
想想真有些不可思议,十七岁转眼间竟已是五年前了。五年了,父母还是毫无音讯,能找到他们的希望越来越渺茫。独身一人在这个城市,真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温尚翊有些悲哀,但被突如其来的疲倦之意包裹住思绪,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黑暗的房间现出另一人的身影。冷冷的月光洒在他白皙的有些病态的面庞上,与深黑色眸底一闪而过的红光映衬得他有几分妖异的美感。他看着床上睡熟的人,露出一个有些宠溺的笑容。
温尚翊,我终于找到你了。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再放手了。

温尚翊醒来时是六点半,天还没有亮,出了门才发现下雪了。想想这还是人生中第一次恰好在圣诞节看到初雪,蛮浪漫的,可惜自己没有兴致来赏雪。他叹口气,走到公车站,周围只有几个少女在讨论一起去逛街的事情。公车很久不来,温尚翊觉得身体都要冻僵了。那几个女生似乎已经忍受不了,就拿手机软件叫了出租走掉了。
温尚翊跺着脚来回走希望血液循环得快一点,一转身不小心撞到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对不起对不起!”温尚翊被吓了一跳,但还是赶紧道歉。“没关系。”抬起头,那人长得很符合女孩子喜欢的模样,看起来蛮帅的,就是感觉好难接近。觉得这个人似乎有些眼熟,却又想不起来在哪见过。温尚翊有点疑惑,只能点点头站在一边。
气氛有些尴尬,温尚翊只好拿出手机,打开昨天的吸血鬼小说页面看小说。好在公车很快就来了。温尚翊逃一般得冲上去找了后面角落的座位坐下,看那人坐在前面,才松了口气。
那人,有点奇怪诶。我也是,为什么要躲着他哦。

【信兽】救赎

2.
新坑拖好久才更新抱歉qwqqq因为构思很久怕写歪 迟迟不敢下手 然后名字还是没头绪…还有阿信的出场也有点晚 希望大家谅解(´;ω;`)"
—————————————————

2.

  事情好像有些难以下手,刘谚明走后,温尚翊在咖啡厅又想了许久。

  吸血鬼真的存在吗?少扯了,又是嫌疑犯的鬼把戏。那玛莎怎么会失踪?他看起来最多是个毒舌的文青学弟,最多,加一个同性恋的身份,大事情估计是没有,但应该的罪过不少人。还有一个问题,以前自己是副社长没错,但是玛莎出事为什么会找自己帮忙?是因为职业是律师的关系吗?那为什么不找特警石锦航呢?同在一个社团,按理说他的职业也更容易得到罪犯信息,为什么偏偏让自己帮忙呢?还是石锦航也没有办法?

  想起石锦航,温尚翊不由有点怀念那时候一起偷偷翘课喝酒的日子了,不过他们很大的一点区别就是温尚翊是最优秀的那个学生会主席,石锦航则是那个科科亮红灯学校超头痛的中二学弟。但是毕业后这家伙还是超拼啊,现在在警局名气大到市长都请了好几次饭。

  见一面吧,温尚翊这样想,好好喝次酒,顺便说说玛莎这件事。拨通号码,熟悉的声音响起。“喝酒?好啊。那,晚上9点,老地方?”一如既往的爽快,温尚翊不由就心情很好。

  去事务所将写好的案件分析上交后,温尚翊突然觉得有点闲,掏出手机搜吸血鬼的关键词。传说从死人坟墓里爬出来吸血的生物吗,真是搞笑。自觉是个唯物主义者,应该对于这种东西没什么畏惧感,就读了几个吸血鬼恐怖小说。可能是小说太过吸引人,再抬头,天已经黑了。诶糟了要迟到了!还有十几分钟,这么远挤公车肯定赶不上了,只好忍着肉痛打车去了。我没事看什么小说啊?温尚翊有点悲伤。再这么迷糊下去,下个月,又该吃泡面度日了。


   “怪兽哥!这里!”才踏进高中后门旁边那家火锅店,就听到石锦航的招呼声,温尚翊看看自己一身有些滑稽的西装,再看石锦航的简单T恤,更后悔忘记回家换衣服了。“诶,穿这么正式啊,刚下班吗?”石锦航抿一口冰啤,有点幸灾乐祸。“干,忘了时间了!”温尚翊翻翻白眼,“石队长,你很闲喔?”“哈哈哈那倒没啦。”干笑两声,赶紧倒一大杯啤酒给温尚翊,“不过,你找我,不只是来叙旧的吧?”

   “唔,蔡升晏还记得吧,他失踪了,然后他好像是同性恋,男朋友来找我帮忙了。”看着杯中气泡跳跃着,温尚翊眯起眼睛,“不过,这事应该找你才对吧?”

   “我还真不清楚这事。”石锦航愣了愣,“不过我和他也不是很合得来,说不定就不想找我呢。”“刘谚明——就是他男朋友给了我一些资料,我等会儿发给你看看,在警局帮我问问,如果没这档子事也别再立案,我怀疑他并不想惊动警方,虽然他说是报案没结果,但怎么想都有点奇怪。我想看看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单独找我。”还算是意料之中,温尚翊没有对石锦航的回答太过惊讶,“麻烦你了,到时候刘谚明的报酬下来再请你吃顿好的。”“没事没事!”石锦航立马应了下来。

   

   从火锅店出来已经十一点多了,温尚翊喝得有点多,但石锦航突然被同时叫去帮忙找文件,没办法送他回家。“我没问题,不用担心,你先走吧。”温尚翊起身,将文件夹交给石锦航。“那我走了,你到家给我个短信。”“嗯。”

   等石锦航走远,温尚翊才走出火锅店。这个点已经没有公车了,他有点肉痛打车费,就打算走回家。街上已经没什么人了,他也走的摇摇晃晃。

   远处有个卖平安果的老婆婆,已经快要收摊了,面前就剩下两个盒子。“小伙子,买平安果吗?就两个了,便宜点卖给你吧。”温尚翊觉得老年人蛮辛苦的,就迷迷糊糊的点了点头,掏出钱包还没问价格,就被一人挡在后面。“不好意思我买了。”温尚翊脑子有点钝,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只觉得面前的人个子好高,看起来不太好惹。“那我就不买了。”转身打算走。

   “等一下。”命令一般的口气。温尚翊打了个激灵,不敢动了。